雷佳音:就這么干,你就是對的

原創 ?2019-07-09 09:43:17 ?80人閱讀

  雷佳音:就這么干,你就是對的

  “大家可能對雷佳音的認識是嘻嘻哈哈、不著四六,但我知道我是誰,知道雷佳音是誰,大家看這個角色就好。”話劇舞臺出身的80后雷佳音,火得不算快,因一身的搞笑“梗”被公眾喜愛,但同時也靠《我的前半生》《白鹿原》等作品立住獨家表演招牌。

  “在我20歲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是藝術家,真的什么都不怕。”10多年前,雷佳音是劇團的演員,每天騎自行車上下班,演話劇、買菜和做飯。他說,等到60歲若還能演戲,也許依然說自己是藝術家,但是如今的35歲,他不敢說。

  “這種事只可以20歲和60歲做,中間這個年齡段不可以做。我看到有好多了不起的人,自己還是有差距。”  

  過去十余年,他經歷過年少輕狂,也經歷過一段時間的沉寂。雷佳音說,后來的爆發,與這期間的打擊和曲折有關。但痛苦能成就好演員,好角色,“你演出來觀眾才會相信”。例如刷屏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“張小敬”。

  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快殺青時,“在張小敬這個人物里生活了很長時間”的雷佳音,跑去找導演曹盾商量,他想送劇組每人一件“組服”。

  雷佳音和曹盾一人出一半錢,給所有人訂做衣服。“組服”前面寫著“第八團”,后頭寫著“九死無悔”,左右袖子分別寫著“雷”和“曹盾”。“我們所有這個組的人,每天穿著‘九死無悔第八團’的衣服拍這個戲。”

  在當前的劇組,某一日開工時,他驀然發現一個工作人員穿著“九死無悔”的組服。雷佳音立馬問:“你拍過《長安十二時辰》?”對方回答:“是啊,雷哥你送我的衣裳。”

  雷佳音說:“當你今天看到還有人穿著你的衣服拍其他戲的時候,確實挺好的。”劇組在流動,因長安結緣的情感一直都在。

  早在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小說時,雷佳音帶著強烈的好奇,一一搜索里頭出現的諸多角色,發現李必、張小敬以及其他一些小角色,都是真實的歷史人物。人是真的,故事是假的,以現代人的審美和習慣去講述一個半真半假的故事,這番體驗讓雷佳音覺得好玩兒。

  真實的張小敬,是姚汝能在《安祿山事跡》中記載過的一個人,而“姚汝能”是曹盾原本想找雷佳音飾演的角色。但是一看到劇本,“張小敬”勾走了雷佳音的魂兒,令他產生強烈的表演沖動。為什么“張小敬”那么吸引人?雷佳音覺得,這是一個不傳統的英雄,一個平民身份的孤膽英雄。

  拍板那天,曹盾和雷佳音在飯店里一人吃了一碗油潑面。曹盾答應由他飾演“張小敬”,但要求是拍這部戲前保證充分的動作培訓。當時正在劇組拍電影的雷佳音,每天收工后都進行兩小時的武打訓練。

  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,雷佳音的打戲堪稱硬核,比如他要在走廊里一口氣“干掉”七八個人,一個鏡頭拍到底,無剪輯。拍完那場戲以后,雷佳音兩條胳膊都抬不起來了,疼得直發抖。拍這部劇期間,雷佳音進過4家醫院,一度以為這會是人生拍的最后一部戲。

  有觀眾評價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像一部氣象萬千的“唐朝紀錄片”。“我們的大唐氣象展現了民族自信,而且我覺得很內斂,不炫耀,不浮夸。”打動雷佳音的“大唐氣象”,存在于真實而含蓄的生活細節中。

  雷佳音說,當初決定接戲的時候,他和導演彼此之間還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“大家還是有一些博弈在當中”。而當曹盾展示出劇組的服裝時,雷佳音感到非常驚喜:“噢!他明白,他懂。”

  “我一看這圓領袍子做的都是一些小暗花,然后有紅色、紫色、藍色、藏青色……以各種不同顏色來分類。這是一種我們常講的‘心里邊有’。”在雷佳音看來,國內許多古裝戲的服飾一般都是“怎么好看怎么來”,太張揚,而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里任何一件普普通通的袍子,是真實還原歷史的,好看的同時又很內斂,讓他看見了一種自信的文化。

  雷佳音說,處女座的他很敏感,注重細節。“演員讀劇本,或是讀者讀小說的時候,每個人腦子里總有一個你想象中的張小敬。當我去讀劇本的時候,我一定會想服化道能不能完成我的想象”。

  漫長艱苦的征程,只為展現高度濃縮的長安一日。雷佳音覺得,表演難度在于這一天里人物狀態的變化。“張小敬剛從牢里放出來,和他最后完成這一天的任務,那種疲憊感肯定不一樣。”

  他得意地對記者炫耀:“你沒發現有一點細節嗎?到今天播出的劇集為止張小敬還沒抽過刀,他都是徒手搏斗,用刀鞘或匕首搏斗。張小敬什么時候要把刀拔出來?或者說他摳刀時那些手指的痙攣等,這些對時間的‘揭示’都有我們自己的設計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bshuzhou.cn/xwzx/2404.html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?湖北樹洲工藝品網?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上一篇: 《這就是街舞》小五:偷偷摸摸跳舞那一年
下一篇: 鄧超、俞白眉齊現成都分享父愛的故事